MarketSaga

Saga of Financial Markets

Fri12152017

Last updateSat, 29 Jul 2017 12am

Back You are here: Home Market Market Update Insight 金融伪善

金融伪善

Joseph E. Stiglitz 今年是亚洲金融危机十周年。这场危机于1997年7月2日从泰国发端,分别于10月份和12月份蔓延到印尼和韩国。最终成为全球金融危机,俄罗斯以及巴西等拉美国家卷入其中,其释放的能量在随后几年一直在产生影响:2001年的阿根廷可以算是受害者之一。

还有许多无辜的受害者,包括那些没有参与到导致危机发生的国际资本流动的国家。寮国就是受打击最沉重的国家之一。尽管所有危机最终都会结束,但当时没有人知道随之而来的衰退和萧条范围会有大,程度会有多深,持续时间会有多长。这是“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危机。

Cropped picture of Joseph Stiglitz, U.S. econo...

Cropped picture of Joseph Stiglitz, U.S. economist. (Photo credit: Wikipedia)

货币基金组织的错误处方

作为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和高级副总裁,我亲身经历了这一危机,参与了探究危机根源和对应策略的辩论。今年夏天和秋天,我再度访问了曾受危机影响的一些国家。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现在是5%和6%,甚至更快。尽管不如东亚经济奇迹的年代那么快,但要比危机后人们所预料的要快很多。

许多国家改变了政策,但变化的方向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敦促的改革大为不同。当工资锐减和失业率上升的时候,穷人在危机中承受了最大的负担。在一些国家兴起的时候,许多都强调“和谐”,以便解决贫富之间和城乡之间不断拉大的差别。它们更为重视人力资源的投资,实行了创新项目来为本国人民提供医疗和信贷,并且建立社会基金来帮助发展地方社区。

十年之后,回首这一危机,我们可以更为清晰地看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国财政部的判断、处方以及预测是多么错误。根本问题是过早地开放资本市场。因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看到美国财政部长再次敦促印度开放资本市场,但印度是幸免于1997年金融危机的两大发展中国家之一(另一个国家是中国)。

没有完全开放资本市场的国家表现优异,并不足为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随后的研究已经证实了每次认真研究所得出的结论,那就是资本市场开放带来不稳定,而不一定能带来增长。由于同样的原因,中国和印度是增长最快的经济体。

当然,华尔街(美国财政部代表了华尔街的利益)从资本市场开放中获益。当资本流入流出并在混乱中进行重组时,华尔街就从中受益。韩国人自己在过去四十年管理经济出色,具有更高的经济增长和更好的稳定,也没有美国金融市场如此频繁的丑闻。尽管如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敦促它将银行出售给美国的投资者。

还没有根本性改革

在某些时候,美国公司购买银行,在韩国复苏之前一直控制着这些银行,随后又卖回给它们,从中赚取几十亿美元的利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仓促地让西方人购买银行,却忘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确保韩国通过税收来重新获取至少一部分收益。美国投资者在新兴市场银行业是否具有更大的专长也许值得讨论,但他们在避税方面具有更大的专长则是无需争辩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国财政部给东亚国家的建议,与当前次级房贷危机形成鲜明的对照。它们告诉东亚国家要提高利率,在某些情况下达到25%、40%甚至更高,造成一大片拖欠。在当前的危机中,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则在降息。

同样地,卷入亚洲金融危机的国家被要求增加透明和更好地管理,但透明度的缺乏在今年夏天的信贷紧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不良房屋贷款重组,扩散到全球,和更好的产品一起包装起来,然后以抵押的形式隐藏起来,因此没人确切知道谁持有什么东西。现在又有很多人异口同声地反对新的管理条例。人们认为这些条例将可能阻碍金融市场(包括盘剥信息不灵的借贷者,这是问题的根源)。最后,尽管对道德危险发出了警告,西方银行则从糟糕的投资中被部分地拯救出来。

1997年危机以后人们形成了共识,就是有必要对全球金融结构进行根本性的改革。但是,尽管当前的体系有可能会导致不稳定,给发展中国家造成巨大的代价,但它还是较符合某些人的利益。因此,若十年以后还是没有根本性的改革也就不足为奇了。全世界再次面临全球金融不稳定,使世界经济前景不明朗,同样也不足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