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Insight

土耳其货币危机 展示美国经济霸权

20世纪80年代的强势美元周期引发了拉美金融危机,令阿根廷陷入深渊;1997年前后的强势美元周期更造成亚洲金融危机。在一场货币危机重挫土耳其里拉后,2018年这场强势美元引发的“地震”也终于爆发了。

土耳其里拉其实不是本次风波中第一个倒下的。从2018年1月至今,阿根廷比索就呈现了急速贬值的局面,其兑换美元的牌价已累计暴跌42%。但阿根廷自2010年以来,其经济早就呈现“习惯性崩溃”和货币持续性贬值。相比之下,遭遇美国20%和50%钢铝关税制裁而爆发的土耳其危机就因此引人注目起来。

不同于阿根廷比索的弱势影响力,土耳其里拉兑美元牌价在8月10日重挫逾18%后,印度卢比、墨西哥比索、印尼盾等新兴市场货币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贬值和资金外流现象。

尽管土耳其经济总量仅占全球经济总产出的约1%,但极度依赖外部投资和融资的土耳其还是因为其债主众多的缘故,把一场单独的风波变成了连锁反应。

资料显示,在2018年第一季度,土耳其外债总额达4,667亿美元,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2.9%,其中的2334.23亿美元债务是以银行贷款形式存在的。而外国贷款就占土耳其银行资产的40%:荷兰、西班牙意大利等欧元区国家的银行资本占多数,日本银行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就让土耳其里拉13日重挫时,欧元和欧洲股市遭遇全面下跌,日元也同样被波及。而土耳其对全球新兴市场信心的打击,也拖累了其他国家,给南非兰特,墨西哥比索和印度卢比带来了负面影响。

当然,土耳其的货币灾难终究只是局部灾难,也不存在经济打击的问题。美国的制裁充其量只算加速了这一进程。英国GAM国际管理认为,在全球主要新兴市场国家中,没有一个国家“与土耳其完全一样”,存在通货膨胀失控、本币贬值等严重问题。

考虑到土耳其哪怕在新兴市场国家中的经济能力也不高:该国仅占摩根士丹利新兴市场指数(MSCI)的0.7%,因此,该国即便经济硬着陆也不太可能威胁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势头。问题也就在这里,土耳其的经济状态还是拖累了新兴市场,进而最终让新兴国家名声受损,进而加速资本外流,并在美元走强之际促成资本回流美国的局面。

包括经合组织(OCED)在内的很多国际机构已经发现了新兴经济体在美国面前的压力。由于石油价格上涨,美国收益率上升,特朗普当局自然也会利用当前局势,进一步使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美国自2018年3月以来宣布和采取的提高关税政策以及“贸易伙伴”和中国的报复措施,已预示了全球经济复苏进程脱轨,中期增长前景受到抑制。

有分析认为,当特朗普放弃了从前的基于强权之上的国际秩序,也放弃了基于意识形态之上的国际秩序,只想建立一个基于利益之上的国际秩序时,国家间的经济竞争和经济状态就显得很有价值,而美国在全球经济体系的上游位置就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在这种思维主导下,经济界人士出身的特朗普就轻松找到了美国的制高点。美国在经济领域正具有其他任何国家所不具有的优势,包括市场、技术、创新能力、美元等等。这些因素使得美国处于整个世界经济体系的顶端,进而能确保其经济霸权。

Reference:

多维新闻,2018-08-15, <<制裁催化土耳其货币危机 特朗普展示美国经济霸权 >>

Tags

Related Articles

Close